今天是2022年3月5日 星期六,歡迎光臨本站 安徽海闊潔凈型煤包裝機械設備有限公司 網址: www.lealefilm.com

最新動態

清潔煤推廣難 官失還是民錯?型煤包裝機

文字:[大][中][小] 2016-1-6    瀏覽次數:1840    
12月初重霾的陰影還未散去,伴隨著北京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這周的霧霾又接踵而至。作為“會呼吸的痛”,霧霾再次傷了京津冀地區人民的心。

   提起霧霾,第一個繞不開的坎兒就是煤炭

   在中國的用煤結構中,有一半燃煤用作了發電,即俗稱的“煤電”,還有一半則用于工業和生活散燒用煤,所謂“散燒煤”。前者一直在人們的印象中是污染大氣的主兇,然而近年來的數據表明散燒煤對于大氣污染的威力不可小覷。據統計,由于散燒煤直燃直排,沒有系統的脫硫、脫硝、除塵設備,5000萬噸家庭用煤的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大約等同于10億噸煤電。

   河北毗鄰北京,是煤炭使用大省。據統計,河北農村年耗煤達到4000多萬噸,散煤量大面廣的使用和低空排放,對環境的污染十分明顯。早在2014年,河北就推廣了清潔型煤解決方案,效果卻不盡如人意,2014年完成了年度目標的四分之一。

   一、大氣污染“農村包圍城市”

   河北農村4000多萬噸年耗煤量,加上多數農戶使用劣質煤和傳統爐具,導致冬季污染物排放居高不下。目前河北主城區周邊的縣城空氣質量普遍差于主城區,大氣污染呈現“農村包圍城市”的態勢。

   據石家莊市環保局,石家莊市農村共有164萬戶農戶、年用煤達400萬噸,全部低空直接排放,沒有任何污染防治措施,年排放二氧化硫6.8萬噸、氮氧化物1.6萬噸、粉塵1萬噸。而根據石家莊市2013年12月到2014年3月采暖期的統計數據,市區周邊縣區的二氧化硫和PM2.5濃度均值分別高于市區均值的52%和8.8%。

   二、清潔煤推廣,一筆不劃算的帳

   由于散燒煤用戶數量龐大,而個體用量少,在治理上一直是一塊難啃的骨頭。近年來大氣污染受到社會廣泛關注,民用散燒煤的治理也被提上了日程。最初對于民用散煤的提議是“煤改氣”,即取消使用煤炭而改用天然氣。然而京津冀地區燃煤電廠改成燃氣電廠,發電用氣量大,且京津冀本地并非盛產天然氣,天然氣的缺口一直難以填平,因此,在多方綜合的考慮下,清潔型煤炭成為最好的選擇。

   潔凈型煤是指將農作物秸稈、粉煤、煤矸石等可燃物質混合后,加入節能減排增效劑制造出清潔煤品種。而這樣的潔凈型煤炭易燃燒、熱值高,是傳統散煤的兩倍熱值,且無煙塵,有害氣體排放少,更加環保安全。然而這樣優質的清潔型煤卻在民眾中推廣得并不是很順利,就河北省來說,2014年完成了年度目標的四分之一。

   為了散煤燃燒對空氣環境污染的問題,河北省各地紛紛出臺了對潔凈型煤銷售價格補貼的政策。然而,即使有了錢,無論是對于民眾、企業還是地方政府來說,清潔型煤推廣并非是一筆劃算的帳。

   清潔煤推廣難,“病灶”在那里

   1、對居民來說,潔凈煤補貼抵不了差價

   為了具體落實推廣工作,石家莊出臺了《石家莊市2014年城鄉居民分散采暖燃煤污染治理專項資金管理辦法》,《辦法》中規定:2014年潔凈型煤銷售指導價確定為880元,居民購置潔凈型煤每噸補貼360元,由市、縣兩級財政按照1∶1比例承擔。也就是說,居民購置一噸清潔煤需自掏腰包520元,而普通市面上的煙煤價格也就一噸300左右。兩相對比,普通煙煤勝出無疑。

   除此之外,各地補貼政策也不近盡相同。經濟發展好一點的地區,補貼會多一些,經濟稍差一點的地區,補貼的數目也就隨之下降。石家莊市每噸補貼360元,邢臺市僅150至200元。邢臺市各縣鄉的補貼情況也不同,條件相對較好的沙河市自掏腰包,每噸補貼提高至250元,而柏鄉縣則只有150元。

   2、潔凈煤企業補貼不合理,承擔高風險

   盡管補貼難以盡如人意,各地補貼政策也參差不齊,但好歹民眾還是有補貼的。對于企業來說,補貼這把大傘并沒有遮住他們。依舊以石家莊的《辦法》為例,《辦法》依據“政府引導、財政補貼、居民受益、企業微利”的原則,將補貼對象定為購買的居民。而企業則需憑銷售憑據再向當地政府部門申請補貼款項,這樣一來,只有企業真正將煤銷售出去,中間的差價才能賺回來,而如果沒有能在年底把清潔煤銷售出去,企業得獨自承擔其中的差價。一旦居民對清潔型煤不感冒,型煤企業將損失巨大。

即使是全都買賣出去,型煤企業也不會獲得很多的收益。據《財經周刊》的報道顯示,河北省發改委的型煤企業成本和定價文件中,1噸型煤生產的材料成本被估算為479元,運營成本為227元,稅費30元,若定價為800元(村民除去補貼需出500元),型煤企業每噸的利潤僅為64元。

   3、地方政府面臨資金尷尬

   不劃算的除了企業和居民外,當地政府也面臨著資金尷尬問題。

   國家和省財政資金只對潔凈型煤生產配送中心建設給予適當補貼,對百姓購買清潔煤沒有補貼。這樣一來,型煤補貼需要地方政府自己承擔,以邢臺為例,邢臺年民用煤總量是250萬,如果按每噸補貼200元來算,完全將型煤推廣下去,政府需拿出5億元財政資金,財政壓力可想而知。

   三、交叉管理區部門“打架”

   一項政策的實施,往往需要多個部門的配合。各部門擁有明確的分工,這樣一來權責分明,效率高。但同時,也容易造成管理的空白區和交叉管理區,從而出現各部門責任推脫或者“打架”的情況。

   按照規定,作為清潔型煤從生產到銷售到使用,需要六大部門的聯合管理。而這六個部門中有一環工作未開展成功,就會對其他部門的工作造成影響。而從城鄉來劃分的話,河北省發改委目前對型煤保供體系建設和城市及周邊型煤的推廣工作負責,而省農業廳主要負責“通用高效節能環保燃煤爐具”的推廣工作。

   “好馬需要配好鞍,潔凈型煤只有配套清潔燃燒爐具,才能達到最佳效果。”《河北日報》采訪省新能源技術推廣站站長李惠斌時,他介紹說,“質量達標的潔凈型煤在熱效率低的爐具里燃燒不充分,會影響其熱量揮發和使用效果。”然而據財新網今年7月的消息,河北省發改委經濟運行調節局局長黃濤對石家莊推廣的清潔型煤爐提出了質疑。黃濤認為,石家莊主推的環保爐是為煙煤完全燃燒設計,對型煤并不適用。這樣一來,發改委的工作與農業廳的工作便打起架來,農業廳的推廣讓并不適用的煤爐被送到居民手中。民眾誤以為是清潔型煤不好使,反而阻礙了潔凈型煤炭的推廣。

   四、政府出現監管空白現象

   管理有疏就得有堵,但是,對于散煤的監管,無論是從出產、銷售、流通還是到最后的購買使用,目前各地依舊非常薄弱。

   新出臺的《商品煤炭暫行管理辦法》中明確規定了散煤的質量要求。并且《管理辦法》中指明煤炭管理等部門在各自職責范圍內依法對煤炭質量實施監管,商品煤質量達不到要求的,責令限期整改;采取摻雜使假、以次充好等違法手段進行經營的,依據相關法律法規予以處罰。

   然而,據《財新周刊》11月份的報道,環保部對包括北京、天津,以及唐山、廊坊、保定、滄州等地進行了督查。督查組發現,煤質超標普遍,各地超標率19.2%到56.7%不等;售煤網點不規范,40%為無名網點;散煤煤質差,隨機抽查的10家集中供熱站中,就有7家煤質不達標。

   不查都沒事,一查都有事。這一方面是因為煤炭的市場魚龍混雜,監管難度頗大,而盡管《新環保法》的規定由環保部門來牽頭對環境進行監測管理,但對于這些煤炭企業來說,單憑環保部門的來管理,依舊有心無力。更多的是出于對現實的無奈妥協,許多地區型煤供應能力的建設還不足,如果加大力度取締普通煙煤供應,社會的穩定無法保障,因此政府多采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態度。

   在農村,監管則出現了空白,《經濟日報》曾報道,邢臺市發改委負責潔凈型煤的推廣,但不負責監管農村原煤散燒。環保局對工業排放已有管控措施,但農村燃煤污染排放卻并未放入監管范圍內。

   五、京津冀治霾 散燒煤是繞不過去的坎兒

   要想做到廣泛推廣潔凈型煤,資金到位是核心。自2013年起,中央財政開始花血本治理霧霾。據環保部數據,三年下來,中央財政已撥款263億,而河北是首批中央財政直接撥款治霾的省份。

   然而,現實是,目前國家和省財政資金只對潔凈型煤生產配送中心建設給予適當補貼,對最為關鍵的百姓購買環節卻沒有補貼,單靠地方政府的財政確實難以應付。

   廊坊市環保局副局長李春元曾直言:“農村散燒煤問題不解決,當地及京津冀地區霧霾問題就不能得到根本解決。”數百億的治霾基金能否在農村散煤問題上有所作用,我們拭目以待。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向上]
在線客服

在線交流

咨詢電話:
0551-65522452

請掃描二維碼
打開手機站

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