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2年5月13日 星期五,歡迎光臨本站 安徽海闊潔凈型煤包裝機械設備有限公司 網址: www.lealefilm.com

公司動態

型煤包裝機-京郊離不燒煤還有多少日子?

文字:[大][中][小] 2016-2-17    瀏覽次數:1808    
廣袤的京郊大地,農民世世代代靠著燒煤取暖、做飯。今年冬天,京郊188個村徹底與燃煤告別,改用清潔能源取暖。

這為北京的藍天做了多少貢獻?專家對減煤量進行核算,約減少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粉塵等污染物排放兩千余噸。

眼下京郊仍在燒煤的還有3278個村,這些村莊徹底不再燃煤會在哪一天?為此,政府和人民都在不懈努力,我們相信這一天將很快到來。

1.188個村告別燒煤取暖

上周末,大興區朱莊村陳俊榮家,室內的溫度表上顯示著22℃,擺在客廳的山茶花已經吐出了骨朵。望著窗上的哈氣,陳俊榮感慨“多虧改了電取暖,不然今年這冬可不好過。”

過去朱莊村全村400多戶都靠燒煤取暖,“最早填柴火、燒土炕,后來又燒煤供著土暖氣。”說起燒煤,陳俊榮有吐不完的苦水,“又臟又累,還燒不熱。”

每年到了冬天,就是陳俊榮最發愁的時候,“家家誰不犯怵燒爐子?一簸箕煤倒下去,飛得一頭黑沫子,沒人愿意去填火。大晚上睡覺前,還得披著大衣出來加一次煤,冷得直哆嗦。”

燒煤取暖的效果也并不如意。“現在這種天,豁出去煤,可勁兒燒,屋里也就十多度。到家都沒法兒脫羽絨服,晚上一家子早早就鉆被窩里了。”陳俊榮說,過去一個取暖季,家里要燒掉五六噸煤,可還是比不上現在暖和。

被燒煤的臟累所困擾的,不光是陳俊榮一家。本市農村地區冬季取暖戶據調查統計有146萬戶。熏黑的屋墻、嗆人的煤煙、成堆的煤渣……成為許多京郊百姓的困擾,也給冬日的山村,蒙上了一層煙塵。

讓世世代代燒煤的村民可以過上干凈溫暖的日子,就必須告別燃煤。

去年,電力公司對朱莊全村電網進行改造升級,家家戶戶換上了電取暖設備:有用蓄能式電暖氣的,夜里開8個小時,白天關了,一整天都熱乎著;還有家庭用地暖,除了裝修鋪地磚的錢,其余設備都由政府承擔,村民不用多掏一分錢,就告別了煤爐子。

冬季走在村間小路上,房前屋后不見了煤堆煤渣,天空中也不再飄散著黑煤煙,到處透著干凈、清爽。

村干部給記者算了筆賬,以前居民用煤取暖,戶均消耗2.5噸燃煤,約1500元左右,“煤改電”后,一個取暖季,戶均用電量1991度,其中約有1666度為谷段用電。按照今年電價補貼政策,每戶花費不足一千元,就能度過一個清潔又溫暖的冬天。

今年,全市有188個村的5萬戶居民,都用上了電取暖。目前經過“煤改電”告別燃煤的農戶累計已達近15萬戶,約減少了45萬噸煤的燃燒。此外,還有24個村莊7000多戶村民通過“煤改氣”工程,用上了清潔的天然氣取暖。隨著農村地區“送氣下鄉”,郊區90萬戶農村住戶全部使用上了政府“補貼液化石油氣”,農村燒水做飯結束了燒煤燒柴的歷史。

2.政府年投10億減換燃煤

京郊近兩百村莊不再燒煤,這為北京空氣質量的改善,帶來了不小的貢獻。

北京市2015年的煤炭消費總量初步統計大約1200萬噸,這個數字已經比2012年削減了1100萬噸左右。經計算,相當于減少二氧化硫排放33000噸、氮氧化物排放41250噸、粉塵排放82500噸。

北京市環保局發布的PM2.5源解析中顯示,燃煤在PM2.5北京本地排放源中居第2位,幾乎所有的二氧化硫來源于燃煤。對采暖季而言,“重污染”發生時,PM2.5濃度迅速爬升,六成源于燃煤。而其中劣質煤的危害尤甚,僅從二氧化硫一項看,劣質煤的排放量就是優質煤的十倍。

2014年7月,服役半個世紀之久的大唐國際高井熱電廠的6臺燃煤機組全部關停,開啟了北京關停大型燃煤熱電廠的序幕。緊接著,另兩個“燃煤大戶”京能石景山和北京國華燃煤熱電廠于去年3月關停,本市最后一座大型燃煤熱電廠——華能熱電廠也將在今年徹底退出歷史舞臺。

城區集中供暖擺脫燒煤,實現清潔化,農村地區的減煤任務則更為繁重。

本市燃煤消耗量中,郊區比例占到3/4以上。相比電廠用煤,民用燃煤缺少相應的除煙除塵措施,燃燒產物低空直排,造成的污染更為嚴重。有數據表明,農村燒1噸煤比大電廠清潔燃煤50噸排放的污染物還要多。

為了治理農村地區燃煤污染,本市從2013年起啟動了“減煤換煤清潔空氣行動”,針對全市146萬戶農村戶籍住戶,計劃壓減430萬噸燃煤。

農戶每減換一噸優質燃煤,市財政獎勵200元,區財政再補貼200到500元。對“煤改電”農戶,在谷價基礎上,市、區財政又每度電各補貼0.1元。

政府在治理散煤上投入了多少錢?市新農辦村鎮處相關負責人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煤改氣市財政三年來在農村地區更換優質燃煤、爐具、電取暖設備上的投入約為13億元,各區財政補貼約16億元,再加上“煤改清潔能源”中電力公司和燃氣公司的投入,平均每年政府要用于“減煤換煤”的錢超過10億元。

3.散煤販與政府“打游擊”

政府投入如此大的人財物力,更換劣質燃煤,然而在農村個別地區,“黑煤場”和流動商販卻依然在與政府“打游擊”。

通州區臺湖鎮周坡莊村,幾乎家家戶戶的院子里,都碼放著寫有“無煙型煤”的粉紅色編織袋。77歲的老村民劉玉明告訴記者,家里早就用上政府補貼的優質型煤了,“好用又便宜,不嗆眼睛,一噸才掏250塊錢。”可村里偶爾還有煤販子偷偷摸摸地“光顧”。

記者以買煤村民的身份撥通了煤販子的電話,對方的熱情讓記者頗為吃驚。煤販子說,要買煤隨時都有,多少沒限制,可以送貨上門。記者擔心地問,最近村里查得嚴,萬一被抓咋辦?煤販子說,沒關系,可以晚上送貨。

臺湖已經在全鎮更換優質型煤,今年還要成為“無煤鎮”。村干部說,但神出鬼沒、屢禁不止的煤販子讓他們著實頭疼。就在一個多月前,全鎮還集中打擊了徐莊、垛子、口子等村的劣質煤銷售戶,鎮里對此設立了舉報制度,號召村民嚴防黑煤販入村。

執法人員告訴記者,煤販子一般不會擺出煤堆、煤攤。但在一些高架橋下、路邊的大樹下的隱蔽角落,偶爾還能找到煤販子的廣告牌。

對此,政府專門出臺了《北京市農村地區劣質民用燃煤治理工作方案》,并屢出重拳,打擊無照經營劣質煤、公共場所流動商販無照售煤等行為。

村鎮也嚴設關卡、日日巡查,嚴防劣質煤、散煤流入村莊:昌平區的白廟村為此安裝了街門,設置崗亭,在村子的6個進出口嚴查每輛進村車輛;通州臺湖鎮村村都劃分了網格,地毯式排查,一旦發現劣質煤,當場沒收;大興區政府聘請了第三方公司作為巡邏隊,每天檢查……

部分鄉鎮相關負責人坦言,要徹底杜絕“黑煤場”和流動商販,的確需要時間。

煤販子行蹤不定,遇到執法檢查便人去樓空,執法人員撤離后,又立即死灰復燃。黑煤場往往分布在北京與河北交界地區,生產者跨區逃竄,給執法造成困難。

政策上的交叉空白,也給了煤販子可乘之機。該負責人解釋道,由于打擊散煤販賣涉及生產、運輸、販賣等多個環節,也對應了多個管理部門。比如質監部門負責檢查生產,工商部門負責檢查營業執照,城管負責管理流商販賣。

4.城鄉結合部成散煤“重災區”

經過三年多農村地區“減煤換煤”,本市總共壓減了散煤400多萬噸,如今散煤污染的“重災區”在城鄉結合部。

上周末,記者走進大興區舊橋路上一家川湘菜館。天氣寒冷,餐館內燒起了小煤爐。老板娘說,煤是從煤販子手里買的,至于是不是優質煤,她表示并不清楚。

記者問她是否知道有政府補貼的優質煤,老板娘搖了搖頭,“不知道,我們是外地來的,有也不會給我們吧。”這位陜西來的老板娘在此開店已經有兩年多,一直通過打電話買煤。“如果能有政府補貼的優質煤,又便宜,當然好。”

過去政府減煤換煤,主要針對農村戶籍人口,城鄉結合部的出租戶和小散工商企業,曾經是“減煤換煤”的盲區。

去年9月,曾經的盲區有救了。市政府專門啟動了城鄉結合部散煤治理,計劃用三年時間,出重拳治理城鄉結合部劣質煤燃燒問題。非戶籍人口如今也能享受市財政200元每噸的補貼標準。各區還加大了補貼力度,使散煤使用戶實現“應換盡換”。

城鄉結合部的劣質散煤使用者主要來自兩個群體:一是居民出租戶取暖用煤。二是工商小企業。據市新農辦資料,目前,本市城鄉結合部地區出租戶和住宿餐飲、小市場、小超市等小企業的年用煤量約為130萬噸。六環外延1公里以內,還有600多個村莊約19萬戶冬季取暖用煤。一些農戶自建的出租房屋達幾十間,冬季取暖用小鍋爐,散燒燃煤量大幅度增加,年用煤量100多萬噸。

這些地區正在使用的劣質散煤,將逐漸被政府補貼的優質型煤替代,或直接改為清潔能源。

上月,隨著一根根煙囪轟然倒地,曾經工業大院聚集的通州區西集鎮拆掉了160余臺茶浴爐、大灶。剩余的155臺燃煤鍋爐要么徹底拆除,要么改燒清潔能源。總之,不再使用燃煤。

為徹底切斷城鄉結合部散煤使用根源,本市還將結合非首都功能疏解,對小散企業實行“能關停的關停,能疏解的疏解,能改清潔能源的改清潔能源”。

5.京郊未來將徹底實現無煤

不論是拆除熱電廠,改建熱電中心清潔供暖,還是為農村地區更換優質燃煤,燃煤帶來的大氣污染依舊困擾著北京。

市新農辦介紹,目前本市八成農戶依舊在使用燃煤。將劣質散煤更換為優質型煤,始終不是治根治本之道,消除燃煤帶來的大氣污染,最根本的方法,是徹底取消燃煤排放,全部改為清潔能源替代。

門頭溝區山溝溝里的東馬各莊村,今年冬天不見了裊裊炊煙。

幾年前,村里曾經更換過政府補貼的優質型煤。今年,供電部門對村電網進行了增容改造,村里徹底告別燃煤,全部改用空氣源熱泵取暖。

高永珍老人家里安上了空氣源熱泵,長相類似空調,室外有一臺排風掛機,室內的電加熱器就安裝在洗手間里,設置好溫度,需要時按一下按鈕,就能開始取暖,室內總能維持在20℃以上。

僅今年一個取暖季,東馬各莊全村140戶村民就減少了燃煤500多噸。

新能源的取暖效率高,技術人員介紹,使用空氣源熱泵取暖,1度電可達到空調使用3度的效果,加上政府的“補貼電”每度才1毛錢,估算下來,一戶一個取暖季1萬度電足夠用,滿打滿算只需1000元。

這種新能源取暖的方式在京郊還有很多村在嘗試。一戶投上2萬元更換空氣源熱泵設備,室內溫度就能維持在15℃以上,一個100平方米的農戶一冬天花費不超過2000元,而換做過去,需要三四噸燃煤的量。新能源取暖讓村民既少花了錢,還消除了污染物排放。

隨著電網擴容改造,燃氣管線鋪設等基礎設施升級,越來越多的農村地區正在走上告別燒燃煤的道路。


政府通過各種補貼獎勵政策,推廣新能源利用:針對安裝空氣源熱泵農戶,市財政每戶補貼1.2萬元,區財政補貼6千至1.2萬元;農戶安裝太陽能采暖設備,市發改委固定資產投資承擔30%,農戶或村集體承擔三分之一,剩余由區政府承擔。

新能源替代燃煤,正在成為北京市的大趨勢。今年,本市又將有400個村莊,告別燒煤取暖,改換清潔能源。目前東、西城區已經實現了無煤化,到明年,朝陽、海淀、豐臺、石景山四區也將實現無煤化。按照統計,目前京郊仍在使用燒煤取暖的村莊有3278個。本市將在五年內,逐步對這些村莊進行清潔能源替代,到2020年,本市平原地區的村莊,將全部改用清潔能源,徹底實現無煤。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向上]
在線客服

在線交流

咨詢電話:
0551-65522452

請掃描二維碼
打開手機站

快3app